Published by Ethan on 2017年7月31日

【1941年美国海军食谱】特辑·感恩节

【1941年美国海军食谱】感恩节特辑

【本次图片非常多,注意流量使用】

先上开胃菜单。

罗利号,奥马哈级。毕竟是第一艘专为一战而造的轻巡。

【1941年美国海军食谱】罗利号感恩节菜单的封面

罗利号感恩节菜单的封面

【1941年美国海军食谱】罗利号的感恩节菜单

罗利号的感恩节菜单

不过我必须吐槽了。长官,你就算身在法国,也没必要制作纯法语菜单啊。除您以外,船上还有谁看的懂吗?

但不得不说,这桌大餐还是很丰盛的。不过在法国人门口弄弗吉尼亚火腿,真是自不量力啊。

Sage Dressing · 鼠尾草浇肉汁

前菜是鼠尾草浇肉汁(奶油味的。不知为什么,所谓“高档”或罗曼蒂克的晚餐都会上这类菜)、绿橄榄和油醋汁拌蔬菜,这些都是经典的法式前菜。然后画风就崩坏了。主菜是火鸡仔和之前提到的弗吉尼亚火腿,配菜是土豆泥、高汤土豆、黄油焗花椰菜、南瓜派之类的典型美国菜,再加上那蹩脚的法文,我就,唉,算了,反正估计当时也没人看菜单,好吃就行~

Fruit Cake · 水果蛋糕

另外,不知他们船上的干果蛋糕(fruitcake)味道如何。这种点心我们家年年都会做。它可上正餐,可作早餐,制作容易,坑人一流,差不多成了圣诞节的保留点心。每年仍有不少传统家庭量产这玩艺儿——直到六月份,它都有可能出现在我某些朋友的午餐盒中。

刚出炉的干果蛋糕松软可口,但两天后就会变得硬如砖头。“陈年”的干果蛋糕对胃口和肉体杀伤力估计与贵国格斗神器“板砖”有一拼。我清楚的记得,有一次我家想把这家伙扔进垃圾桶,但手一滑,丢偏了,蛋糕破窗而出,把楼下停的车砸了个小坑。

……然而我们家的干果蛋糕还算比较“软”的。你们想知道它的制作方法吗?


开胃菜上完,晚宴正式开始!

纽约号战列舰在1916年的感恩节的乐队节目单和菜单。

【1941年美国海军食谱】纽约号战列舰的感恩节节目单封面

纽约号战列舰的感恩节节目单和菜单封面

【1941年美国海军食谱】纽约号战列舰的感恩节乐队节目单

纽约号战列舰的感恩节乐队节目单

【1941年美国海军食谱】纽约号战列舰的感恩节菜单

纽约号战列舰的感恩节菜单

正规晚宴少不了乐队。晚宴之初演奏无脑,啊不,爱国主义的进行曲和当下流行的前奏曲,然后是圆舞曲,狐步曲和幻想曲,最后以名噪一时的歌剧和军人喜爱的曲子结尾。好啦,这乐队的演奏曲目看起来挺不错。

Pickles · 泡菜(酸黄瓜)

India Relish · 印度开胃菜

懂英文的提督看好哦,那个“India” relish跟你们所说的“三哥”没什么关系,只因当年这种酱的发明者感觉“印度”很神秘很高大上,才给它取了这个名字。其实这玩意就是西红柿+洋葱+菜椒+黄瓜,再用糖和醋腌制而成的类似酱黄瓜的东西。因为它并非源于印度(但许多傻乎乎的美国人确实以为它是高贵的印度货),所以在1910年,发明者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的前身告上了法庭。虽然最终政府没打赢官司,但大家都学到了一点:奸商是存在的。

Celery · 芹菜

不过有趣的是,既然前菜已经上了酸黄瓜,主菜再上“印度”菜就略显重复了,而我感觉芹菜在这里完全是摆设。剩下的都挺不错,基本是美国经典的国家级招牌菜。

Roast Rurkey · 烤火鸡

Cranberry Sauce · 蔓越莓果酱

火鸡里的火鸡肉汁酱(turkey gravy)是直接用鸡杂烤出来的(谁说我们美国人不吃内脏?站出来!)。鼠尾草酱(sage dressing)更是经典中的经典,但它其实不是酱,而是一道土豆泥似的正菜。鼠尾草酱以和大蒜一起烤出的松脆面包作为主料。制作时,先把面包切成丁,加入切碎的洋葱和鼠尾草,再让脆面包吸满鸡汤,最后慢慢烤软。出炉时那味道,呃,一言难尽。

【1941年美国海军食谱】火鸡大餐

火鸡杂碎

顺便说一句,这东西是跟火鸡一起出炉的。正确的做法是把它装进火鸡的肚子。我看贵国有些鸡鸭类的菜也有类似的工艺,只不过用的是糯米或冬瓜什么的。大家都是明白人,都知道如何烹饪才会好吃啦。

Baked Potatoes · 烤土豆

Creamedd Peas · 奶油豌豆汤

Pumpkin Pie · 南瓜派

烤土豆泥和豌豆与火鸡挺相配。最后一道菜是南瓜派。这个也是传统食物。俗话说,像苹果派一样的正宗美国范儿(As American As Apple Pie),你就知道“派”在我国是多么重要了。另外,水果和什锦坚果在当时属于奢侈品,尤其在那个坚果紧缺的年代。

Assorted Nuts · 什锦果仁

Fruit · 水果

Cigras · 雪茄

晚宴最后的福利是,烟。你很可能很不理解。当时,它和甜点都是用来提振士气的。当时美国非常提倡吸烟。尼古丁能使人快乐。虽然当时医生们就已经知道这东西对人体没好处,但香烟广告更让有说服力:真男人,就抽烟。烟在当时可不是什么大路货,而军队则以低的发指的价格把香烟卖给士兵们。当然,这种宴会发放的烟很可能是更加难得的雪茄。我敢打赌,如果一人发一支雪茄的话,后勤部绝对会感到肉疼。

二战开始后,相传美国舰队喜欢跟海的那边的红茶海军一起执行任务,原因之一是可以拿冰激凌和香烟(当时很少有人不抽烟,但如果真不抽,你就会发现自己每周领的香烟补贴可真不少)去换人家的朗姆酒~

好啦,今天先写到这里。下回见~


< 索尔兹伯里牛肉饼 ◇ 时间轴特辑·美军即食口粮(MRE) >


文/莫根 编辑/零火、Ethan 插画/圣伯纳


书墓◇Circle Hon-haka is Stephen Fry proof thanks to caching by WP Super Cache